公告版位
1、大量腐議題,以歐美CP為主,部分涉及RPS(真人演員CP),請謹慎閱讀。 2、網誌內的圖文若有引用會盡量標明出處,若需撤下請跟我說,感謝。 3、痞客邦會自動隱藏帶著連結的留言,留言中若夾藏連結,最好能刪掉前方"http://"與"www.",或者做縮網址動作,以免留言被吃掉。 4、感謝每位讀者的留言,我會一一回覆(除非指名非留給我),但回言速度有點慢,請別介意。 5、轉載至他處,請附原出處連結。

感謝網友衣莎貝支援Fuller這篇話超多的訪談,而且還是逐字翻譯啊真是太強   

 

Bryan Fuller walks us through Hannibal’s debut season (2 of 4) Entrée跟Sorbet待補,看中文稿就知道Fuller有多話撈,英文更讓人頭疼惹OTL 再次感謝翻譯神人衣莎貝同學,翻譯轉自【Hannibal】Bryan Fuller walks us through the first three episodes of Hannibal (1 of 4) 底下的評論 我的問題發言會不時穿插點綴唷(不需要這個謝謝)

 

你什麼時候才能發現我在搞你呢,我為你的遲鈍感到著急啊,可愛的小威爾。by 你背後的大魔王

 

更新紀錄:

20130817 更新 “Entrée”。

20130831 更新“Sorbet”於文末。整篇完結,感謝衣莎貝同學!!!

 

“Œuf” (unaired)

AVC:這集有威爾看到自己的房子如同停泊在海邊的船隻這段獨白,這麼詩意的用語一般來說很少出現在電視劇裡面。你在寫劇本的時候是如何把這樣的句子變得像是一般人會說出口的話?

BF:其實這是來自原著。每當我寫到卡住或是有疑慮的時候,我總是回去重讀《紅龍》裡我做過記號的某些段落,然後我就能找到一些適當的詞彙,這幫助我將劇中的威爾與Thomas Harris創造的威爾作一個很好的同步。所以我常引用Thomas Harris的原文,比方說「回望我的屋子,感覺它像是一艘海中的小船」,這句就是來自紅龍的前言。這類讓我覺得非常詩意的句子,我希望可以化為威爾的台詞,讓他親口說出來。硍,把妄想變成現實的大大最棒了QAQ 跟《沉默的羔羊》或《漢尼拔》這兩本用語相當直接的作品不同不同,Thomas Harris在《紅龍》裡的語彙比較詩意、優美。當某些台詞讓你覺得聽起來很美麗細緻,有很大機會它是脫胎自Thomas Harris的原文。其實不難發現Fuller喜歡華美的事物……看Hannibal的呈現方式就知道……嗯……怪不得Fuller喜歡醫生,同是花孔雀相見恨晚啊b

 

一堆小花兒,Fuller那頂的花圈根本是清朝格格頭上那塊版吧……

 

AVC:這集給我們一種過場的感覺,一個案件結束了,但某些貫串整季的元素仍在進行中。你常使用這樣的手法,你怎麼做到安插案件卻同時保持原本的故事線?

BF:我盡量減少案件的過程,把重心放在角色的身上,所以每集大概會有四五個場景跟案件調查有直接關係,其他的則是回到角色本身。嚴格來說,《Hannibal》一直繞著威爾與漢尼拔這對愛拖別人一起死的Couple展開。有時候這麼作看起來不錯,有時則不然。我們必須盡力找出那個絕妙的平衡感:讓新的罪案推進故事,同時讓觀眾逐步了解核心的劇情。這集的故事跟家庭的組成有關,威爾敞開心房觸及了家庭的話題,某種程度來說Abigail跟Dr. Lecter都成為了他的家庭成員--他未曾擁有過的家庭成員。

 

這裡我們也看到Dr. Lecter採取了一些行動,包括給Abigail一些蘑菇迷幻藥讓她放鬆並撤除心防,顯示他盡力在幫助Abigail,且積極地想成為她的代理父親,這些行動會讓觀眾開始思考「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印象中的那個蹲在牢裡嘖嘖有聲地聊著普查員(的肝臟)的Dr. Lecter,跟這個以父親般親切的態度邀請失親少女到家中並試著幫助她的Dr. Lecter,完全像是兩個不同的人。但感覺上這又的確像是Dr. Lecter的另一面,他也能夠對人展現關懷,尤其是對年輕的女孩,這出自他對過世妹妹的情結。醫生妹控這設定看來要從原著、電影一直沿用到TV版惹。

 

 (via kutebare)

漢尼拔的設定為表面刑偵實則基情,但骨子裡以Will、Hannibal、Abigail三人變化為主幹。S104的重點為家庭,從S102的蘑菇連結到S104的變態家庭,都逼迫Will去思考與人聯繫/家的問題。Abigail讓醫生有了不同面,以往我們對漢尼拔的印象來自在監牢裡談論被他吃掉的普查員,陰冷地吸吮牙齒的圈養型人魔,而TV版漢尼拔則更人性(又稱野生在外趴趴走過得好逍遙版人魔),試圖用自己的方式幫助Abigail。我覺得醫生還是少當慈善家好了,被他幫的不是GG(Abigail跟胖胖)就是被他陰入獄……

 

 

AVC:這集並沒有在電視上播出,而且原本就沒有送審。除了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之外,是什麼讓你產生疑慮,導致最終決定跳過這集?(註:AVC認為拉掉這集是錯誤的決定。http://www.avclub.com/articles/why-pulling-an-episode-of-hannibal-after-the-bosto,97249/)

BF:原本電視台方面就對這集有疑慮,這也是當初沒有送審的原因,因為我們不想讓這部作品跟「小孩槍殺小孩」這種話題連在一起。隨著播出日期的逐漸接近,到底該不該播放這個問題再度浮上檯面,當時我個人的想法是如果真的把這集拿掉也沒什麼關係。而且那段時間每當我在看The Daily Beast或Huffington Post新聞報導時,總是看到媒體登出的死去孩子的照片,且他們臉上還畫著射擊瞄準線,發生這些事實在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所以我決定在我們的劇集與這些事件中拉出適當的距離,讓本劇不至於被拿來與這些事件相提並論。

老實說,反過來想,我覺得就算拿出來播也是可以的,只是在那個時間點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保護這個節目,讓它能夠穩健地發展,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其實也可以就這樣拿出來播,不要大肆宣揚就好。我覺得,拉掉S104對故事的完整性或多或少有影響,但不是讓《Hannibal》收視率瞬間下降的主因b 我覺得三集上下是觀眾決定要不要追完整季的極限,《Hannibal》的敘事手法注定這部不會走大紅大紫路線。話說回來,估計Fuller當初也沒料到《Hannibal》能在湯不惹引起旋風,成功抓住部分死忠粉絲的心吧。

 

AVC:Molly Shannon演出的角色很有趣地對於劇中其他角色的問題作出呼應,你的靈感從哪裡來?

BF:我的靈感來源是,如果有人對家庭有著極為扭曲的觀點,他會做到什麼程度?我跟Molly在Pushing Daisies中合作過,那段時間她正好人在多倫多,我們一起吃晚飯,聊到我們有多想再度合作,我當時就想「噢她可以演這個女人。」所以說……人脈很重要,無論哪一行都一樣,想當初找上Mads也是因為Hugh有一整本基友名單。這個受創的女人,試著親手塑造一個符合她理想、照她的規矩運作的家庭,她就像是個邪教版本的母親形象,扭曲的母性這個主意感覺很有意思。

而且我覺得Molly是個有趣的女演員,她可以同時表現出脆弱與危險,就因為她的角色看起是那麼易碎,你反而會相信她可能會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我是她的粉絲,我知道她可以很有效率地表現出非常戲劇化的效果,所以我心想,讓她來演個殺人兇手這會是個多麼意料之外的轉折啊。

 

“Coquilles” (April 23, 2013)

AVC:你怎麼會想到找烤魚來演傑克?

BF:我們的某個製作人曾跟他合作過,所以當對方問我「你覺得找烤魚來演傑克怎麼樣?」我整個反應是「天啊你開玩笑的吧,如果沒可能就別拿這件事逗我開心,因為我覺得這選角太棒了。」烤魚是個很有分量的演員,回顧他以往的作品《現代啟示錄》、《紫色姊妹花》、《駭客任務》、還有《Pee-wee's Playhouse》(兒童電視節目)←蝦毀?!他能演的角色包羅萬象,如果讓他來演傑克,會讓這角色有極大的發展空間。不阻礙Hannigram的杰克就是好杰克(硍)千萬不要考驗一個傑克蘇的愛,所以莫菲斯就這樣來了XD

 

他身為演員的多樣化形象激發了許多靈感,如果我們能夠找他來擔綱,傑克這個角色將會展現出前所未見的細緻跟複雜度。這個沉穩、掌控局面、發號施令的大個子。把這些特質跟他的挫折混合在一起--我們從原著中讀到他的妻子在《沉默的羔羊》時期過世,但在《紅龍》時期他還提到夫妻倆去度假的事,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她的健康在哪個時間點開始出了問題。我覺得對Hannibal來說這是個絕佳良機,讓他更深入地去了解傑克,並設法在兩人之間建立一些連結,然後當事有蹊蹺的時候,因為兩人已經建立的良好關係,傑克第一個懷疑的不會是Hannibal。靠,我可不Ship這對OTL

 

即使他們有萌萌的身高差,但絲毫沒有加分的作用(硍)

 

關於找(烤魚的太太)Gina Torres來演Bella這件事,我一開始就想「不知道Gina會願意演嗎,還是這可能對他們來說太接近私生活了?」所以我就寫email給她,跟她說我想很再次跟她合作,問她介不介意跟烤魚在戲中扮夫妻,請她考慮一下我的提案。然後她就叫我多講一些這個角色的事。我告訴她,基本上這是個強悍的女人,她身患絕症,因此陷入了道德、感情與人性的掙扎。但我不想落入講述癌末病人生平的老梗,這角色的任務是為這部優雅的驚悚片中帶來一些可觀的人性深度。

 

我覺得她在這集的表現很棒,她跟Hannibal作諮詢的場景--大家一開始會誤以為她有外遇,但事實上她去見的是她的腫瘤科醫師。她已到癌症末期,但她不想讓因為工作而心力交瘁的丈夫知道這件事;另一方面,即使向丈夫隱瞞病情是她自己的決定,但她卻還是對丈夫懷有怨懟。這是非常複雜但又非常人性化的情感,我對於描寫這個角色很有靈感,我也很期待親自下海多寫一點大家不會預期在這部有關Hannibal Lecter的戲中看得到的感情戲。


AVC:這個Bella罹癌的橋段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另一種死亡觀。這部戲有許多不同的對於死亡的看法,你在過去的作品裡也常碰觸這個課題,你為何對死亡這麼有興趣?

BF:死亡就是生命的反面。在我們狂野的人生裡,同時存在著很多很棒的或很普通的大小事,但最終會結束在死亡的陰影中(笑)死亡改變一切規則,相信這點沒人會存疑;死亡就像是人生的標點符號。從小到大我參加過很多葬禮,大人都很賣力地保護我,讓我在那種場合不會被嚇到或心靈受傷,所以死亡對我來說比較像是對生命的禮讚,而且充滿戲劇性。沒有比死亡更有戲劇感的事情了。我超愛恐怖電影,至今都非常著迷,尤其是B級片。看得出來Fuller是個恐怖片迷,而且將死亡點綴得很美麗。對我來說,恐怖片跟歌劇一樣,重點不是殺掉年輕小情侶,重點是傑森(十三號星期五)或麥克梅爾(萬聖節)。故事最大的張力永遠出現在生死一線間的時刻,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就是人生的寫照。我們只有在生死交關之際才會對人生有深刻的體認。


AVC:除了Hannibal原著改編的電影之外,你在構思這個劇集的時候有參考任何恐怖片嗎?

BF:當然啦,70跟80年代的都有。比方說菇菇人的橋段,我情不自禁地一直想到《Motel Hell》,Rory Calhoun演的Farmer Vincent會把拐來的嬉皮做成香腸。又是香腸!你們哪來這麼多香腸機(喂)Hannibal裡的每一集都有一些向恐怖片借鏡的部分,不管是經典鏡頭或是概念。第一集裡的鹿角房,就是因為我小時候對《Salem's Lot》(Steven King原著改編的恐怖片)很著迷,裡面James Mason把老師丟到一面掛滿鹿角的牆那段,讓小時候的我驚呼老天啊也太可怕。我一直都記得那個畫面,我腦海中許多這類的畫面就這樣以很多不同的形式在Hannibal裡重新呈現出來。Fuller製作《Hannibal》根本是夢想實現啊,可以製造各式各樣的死法將死亡場景藝術化,還有無止盡的BROMANCE,怎麼看都很完美。

 

我想知道這個人體圖騰柱到底是哪來的Idea?

 

AVC:這集帶點陰暗的哥德風,甚至有些宗教隱喻,但又沒有那麼直接言及宗教。可以談談你對這些場景的看法,以及為何你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呈現?

BF:這個嘛,當我們做出了這些血淋淋的天使之後,我們同時也對死後世界做出了一番不那麼宗教性的描繪,然後再談及如何保護人們遠離那個世界。回歸本質來說,一旦故事裡有個把人做成天使的連續殺人犯,我們就等於把天使這個在猶太/基督教裡具有象徵意義的符號變成了故事的一部分。這個人有過瀕死的經驗,有一度他的身體即將放棄生命,這整件事情的確會帶出宗教性的思考。比方說「為何是我(即將死去)?為何我的身體背叛了我?我在宇宙中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上帝對我的命運到底做出了怎樣的安排?」這些似乎都是適合在這一集討論的問題。

 

天使案的問題是雷聲大雨點小,畫面>劇情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我記得收視率也是差不多這時候開始掉OTL

 

AVC:你幾乎就要直接指出這個兇手是看得見罪惡的,然而罪惡並無法被真的看見。你是想暗示這人擁有某種超自然力量嗎,或者你想說的是這人具有某種他自己並不知道的心理洞察力?

BF:的確我們是在你提到的這兩者之間徘徊。我個人很喜歡超自然現象這個表現手法,The Twilight Zone《陰陽魔界》對我有很大影響,某種程度來說這個元素讓你在編寫劇情的時候擺脫現實的限制。Hannibal是個寫實劇,即使我們幾次的確稍稍觸及了超自然力量並越界了一點點。那就是我在利用這個技巧。因為Hannibal這個劇集有著稍微凌駕現實的本質,在故事裡的某些部分的確會有點誇張跟不盡實際,所以我喜歡在可以跟故事結合的情況下放進一些略微超越常理的元素。問題是也太超現實了吧,這種東西放在SPN完全沒問題,但放在《Hannibal》就顯得格格不入且過於神棍b

 

---

 

20130817更新,這邊要先說聲Sorry,衣莎貝同學非常有效率地在8/9就提供了翻譯,我一直以為我更新了,結果根本沒這回事……我這記憶力實在是……OTL

 

“Entrée” (May 1, 2013)

AVC:事件發生在過去,但這是我們第一次親眼見到Hannibal殺人,隨著本劇的推進,Hannibal的罪行展現得益發露骨,你為何選擇這樣的手法?

BF:我刻意這麼作,為的是誤導觀眾,讓他們對本劇述說Hannibal故事的方法產生錯誤的安全感,抱歉Fuller,我一直覺得醫生絕非善人,但你的確成功讓我以為醫生只有16歲,畢竟戀愛中的人誰不是16歲呢是不?在那之後,看到Hannibal動手殺人,觀眾又會猛然想起這個角色的本性。所以真正的Hannibal已經呈現在觀眾眼前,Will則比觀眾晚得多才會查覺到Hannibal的真面目。

 

我們先向觀眾介紹了一個風度翩翩、服裝很孔雀、內心很少女、像Frasier Crane那樣的心理醫生,穿著講究、並有著高雅細緻的生活品味,活脫脫像個GAY,然後,順帶一提,他會殺掉你並吃掉你,還是個得不到你就毀掉你的GAY,如果有必要的話(笑)這一集對我們來說是對的時機--我們之前討論的時候就決定差不多在第七集或第八集的時候觀眾應該真正看到Hannibal殺人,不然觀眾真的會以為Hannibal是個陷入戀愛關係的Gay

 

AVC:所以實習生Miriam Lass的這條線將會持續一整季,因為這對Jack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事件。這部分是你從原著中發展出來的嗎?

BF:這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原著當然是我們的動力,不過因為我們已經把Hannibal跟Will相識的部分改寫了,我們就沒辦法照著原著裡寫的延伸下去,讓Will看到「受傷的人」的畫作,然後啊哈一聲靈光乍現(發現Hannibal是兇手)。在原著裡他們之間沒有私交,生活也沒有很大交集,因此這樣的劇情轉折顯得很有張力,但在這個劇集裡,我們必須用另外一種方法鋪陳Will到底是如何識破Hannibal的真面目跟發現他的犯行,另外一提,電影用的方式也是靈光乍現這招(威爾這能力怎麼偏偏不用在簽樂透上哩),讓威爾亂翻醫生的物品,但看到的物件從「受傷之人」換成「食譜」。所以當我們在處理Jack這條故事線,看他掙扎著面對即將來臨的喪妻之痛,我們想要同時把他過去失去手下的來龍去脈作個交代,並且也為身為切薩皮客開膛手的Hannibal做些鋪陳。

 

這是我們向《沉默的羔羊》取經的一集。我們把Clarice Starling跟Hannibal Lecter這兩個角色從原著裡拿出來重新運用,找來Eddie Izzard演出Hannibal的模仿犯,一方面將原著故事做些變換,一方面也相當符合整季時間軸的發展,而且我們加入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角色。

 

AVC:Hannibal這個人物本身在流行文化上頗具地位,而電影《沉默的羔羊》更是經典之作。你在整季中不時重現一些代表性的場面作為致敬,你要如何做到這點,卻又不會讓大家過度回想起電影版?

BF:這必須做得非常巧妙,也意味著說故事的人在向我們的靈感來源致意。《沉默的羔羊》是部傑作,非常恐怖,這部電影用一種獨一無二的方式陳述它的觀點。這部電影的拍法是直接展示演員的眼神,幾乎就要直視鏡頭(譯註:這就是所謂的打破第四道牆)幾近於破壞了演員與觀眾的私密關係。Jonathan Demme的導演功力驚人,演員的表現無與倫比,這樣的珠玉在前,我們無法忽視。我們試著用一種感性的方法,像是直接借鏡電影中的名場面,來向這部偉大作品致敬。這些段落讓我很感動,因為我重新想像的一個新的版本,同時我也在告訴觀眾是這部電影啟發了我們這些說故事的人。這是我們真誠的致敬。沉默的羔羊》是我最愛的驚悚片沒有之一,因為直視過安東尼爺爺的雙眼,從此我看到他都有種微妙的感覺b

 

AVC:在電影裡面,觀眾不需要跟Hannibal相處太久,因此也不太需摻和到他作的那些事情裡面去,這點跟電視不一樣;在你的版本裡,(因為多了那些細節)Hannibal因而顯得更恐怖、更接近魔鬼。你如何漸漸揭露他對週遭的人作出的行為裡的邪惡面?

BF:我第一次跟Mads碰面討論這角色時,他說他不想用跟Anthony Hopkins或Brian Cox一樣的方法來詮釋Hannibal。他想把Hannibal演成魔鬼(路西法)下凡。我覺得這真是太酷了。我熱愛神話,因為我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中長大,任何跟這宗教有關的神話故事都讓我覺得好讚,因為內容實在太豐富。

 

在Thomas Harris原著中,Hannibal有六根手指頭,跟紅色的眼瞳(蝦毀,醫生長得這麼與眾不同?),這種近乎妖異的描述,卻非常適合這個角色。我們在寫劇本的時候常常會提到,「好吧,這段故事之所以不合常理,是因為Hannibal本身就是魔鬼,不過我們也要盡力把現實感放到故事裡。」比方說那隻耳朵是怎麼進到Will的肚子裡的?一種可能是說魔鬼Hannibal施術讓耳朵跑進Will的胃裡,另一種可能是Hannibal在Will發作的時候用吃瑞士起士鍋的長叉子把耳朵戳進他喉嚨裡(笑)我覺得是醫生用手指或身上其他部分的棒子慢慢推進去(喂)這兩種說法對我們來說都成立,因為可以幫助我們塑造角色。我一直深受Hannibal就是魔鬼本人這種想法的吸引,但我知道我必須有現實性的佐證,不然就會搞成神怪幻想劇。

 

AVC:你把Dr. Gideon的遭遇當成是對Will的一種預兆。你怎會想到要找Eddie Izzard來演出,你又是怎麼塑造Dr. Gideon這個角色?

BF:我們設計出一個很像真實的Hannibal Lecter的角色,並用它來對照目前(還沒露出真面目)的Hannibal,另外一個理由是我們想把向《沉默的羔羊》致敬的場面用在這角色身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覺得有著當代最聰明的腦袋,對我來說,與其說他是個喜劇演員,不如說他更像是個哲學家。我希望我可以一直跟他合作直到我死掉為止,但你有問過他的想法嗎(咳)他是個很有才華的演員,我喜歡跟他一起工作。

 

我們才剛合作過Mockingbird Lane,而我超想再次跟他合作,所以我打給他問說「你覺得這個(角色)聽起來有意思嗎?」他說,「當然。」然後我們就想辦法促成。其實說到底就是我想找他來演啦(笑)看吧製作人大大果真在用生命拉攏他愛的男人們。在敲定了之後,我心想,「找他來演一個Hannibal Lecter的模仿者,然後加上一些Anthony Hopkins版本的元素,由他重新演繹,但靈感來源又有機可尋,這一切是多麼合適啊。」

 

AVC:過去這季你完成了兩個改編作品(譯註:另一個就是上一段提到的Mockingbird Lane,改編自1960年代CBS的劇集The Munsters)。你對改編有什麼想法,特別是目前電視界的改編作品似乎很常見?

BF:對我而言,有趣之處在回顧過去。拿Mockingbird Lane來說,我喜歡原版的The Munsters,它在如何說故事這方面對我有很深的影響,但我總會想著,如果這些吸血鬼真的吃人或作出其他殘酷的事呢?這可就沒辦法用糖衣包裝了。這種想法就是我的動力。我之所以想重拍The Munsters,因為我想呈現出故事中沒有被看過的面向。就像比起用糖衣包裝,何不包在蛋餅裡?(譯註:這什麼鬼比喻啦腐勒(爆))為什麼是蛋餅啊我也想問(你滾!)

 

對Hannibal來說也是一樣的。我沒看過他不在牢裡、自由活動的樣子,所以這就是我的起始點,從另一個角度來印證同樣的故事。改編作品必須要有一些大的更動來建立獨特性,但又能印證回原作。如果只是依樣畫葫蘆,那根本沒有什麼價值,就跟自慰沒兩樣。Fuller的比喻很微妙,但又莫名貼切,簡單來說改編劇必須要有獨特的一面,不然就是拍來給自己爽而已。對我來說,改編Hannibal跟Mockingbird Lane都不止是自慰(笑)Fuller暗示他跟演員們來了場香汗淋漓的性愛,並呈現給觀眾看喔~喵的哩我就知道這傢伙夾帶私貨,有種給我真的拍GV啊(喂) 

 

 

剛剛來完一發的無下限男人們(咳)

 

---

 

20130831 辛勤的衣莎貝同學翻完這一整篇啦(灑花)還是逐字翻譯啊太強!這篇終於結束了……腐勒你話真的好多OTL

 

“Sorbet” (May 8, 2013)

AVC:據說這集的播出順序跟原本計畫的不同,你還記得當時為什麼作這個決定嗎?

BF:在回頭檢視整個劇集時,我們發現必須為其中兩集補拍一些新材料並作結構性的調整。一集是"Sorbet",另一集是"Œuf"。這兩集給我們的感覺是,基於種種原因它們看起來有點不太對勁,有些地方必須補拍。我們很快就找出方法來調整"Œuf",而"Sorbet"給我的感覺是,「嗯,有些東西似乎發生得太快了。」我指的是Hannibal大展身手烹飪秀似乎出現得太快了,必須要把這個時間點推遲一些。而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也拿掉了故事中某些特定的元素,而讓角色的進展變得有點太快。所以這集必須在事件已經發展到一個程度之後再出現,我們得先成功建立Hannibal的形象,--也就是說讓觀眾先真正目睹他殺人--隨後Hannibal烹飪秀再登場,這樣才比較有意義。

 

然後我們再補拍了幾幕Jack與Chesapeake開膛手。我們有兩天的時間做這件事,我們非常專注在故事本身,把頭尾緊密連結,將Jack的角色帶出更多層次,並且保留足夠空間讓實習生Miriam Lass與Chesapeake開膛手這個支線可以一直發展到第二季。我們必須很快做出反應,這本來是第四集,但跟整個故事線不搭,Jack必須先經歷「我的職責是把人推上火線去辦案並拯救生命,但我這樣的作法也同時對這些人造成了傷害。」這樣的心路歷程,如此可以把他對Will的擔憂與他害Miriam Lass殉職的歉疚連結起來,同時Hannibal也伺機誘使Jack跟他建立了一定的交情,讓Jack產生了錯誤的安全感。我們之前放棄掉一些看來太倉促的故事點,之後突然發現,「噢這是我們該在這集表現的,」就是把跟Jack有關的部分交代得更清楚,在這個時機這樣作比起之前顯得更有效率。

 

他們厲害的地方在於邊拍邊補,因為《Haniibal》前後呼應,加上NBC沒看過試播就說要簽一季,所以我一直以為他們是把劇本完全搞出來後再一口氣拍完,結果居然不是這麼一回事。腐勒也挺厲害嘛……不只能邊拍邊用梗,還不忘添加雙男主基情戲碼,要是給我當編劇,可能就一路往床上筆直前進了管他什麼梗不梗(喂

 

AVC:除了死亡,你也很愛展示美食。你為何對食物本身或人們大快朵頤的樣子感興趣?

BF:這就是人生,食物就代表了人生。食物是非常感官性的;在我之前的作品"Pushing Daisies"裡面,一個作派的人擁有讓逝者復生的能力這樣的安排,就是把食物當成了生命的象徵。在"Hannibal"裡面,食物就是藝術,而且是專屬於Hannibal自身的藝術。我想這也表示我個人是個愛吃鬼吧(笑)

 

AVC:所以我們可以認為大部分時間Hannibal宴客的材料都是人嗎?

BF:沒錯。 

AVC:好吧。

(記者跟腐勒都笑了)

 

AVC:你已經開始設想將來要如何揭露這件事了嗎?

BF:我們是討論過幾種不同的方法讓人們發現他們在吃的是什麼,我想他們到時一定會超沮喪吧,那些被Hannibal餵食過的角色(笑)是啊,但我想腐勒一定拍得很開心,這人就是個抖S!

 

AVC:劇集進行到此,你已經開始讓觀眾看到Hannibal殺人,然後他們會希望Will也趕快知道真相,不過Will卻逐漸開始受到腦炎的影響。你怎麼平衡這兩者?Will在這集裡面看到Hannibal以外科手術的技術救人,可是在那當下我們其實滿期待看到他的靈機一動(意指發現Hannibal才是他要找的兇手)

BF:對啊,在那一幕Will看著Hannibal救人的當下是覺得「幸好有他幫忙」,並沒有把這件事跟他對兇手的側寫聯想在一起,不過在他心中這已經埋下了一個伏筆。我們對這些角色施展了很多障眼法(譯註:腐勒的用詞是「情緒上的殘骸」),對Will來說,是他的腦炎跟Hannibal常試圖混淆他的心理諮商;對Jack來說,是Bella的病與Miriam Lass的遇害,這些干擾讓他們無法看清眼前的事。當然這全都是Hannibal操縱人心的策略。

 

AVC: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少了一顆腎臟這個都市傳奇,是好多恐怖片跟非恐怖片愛用的橋段,前陣子另一部電視劇"Justified"才剛用了一次,你覺得這個梗有什麼特別之處讓編劇們這麼喜愛?

BF:這個故事實在太廣為人知了,每個人都聽過。我想這個梗可以很快地幫我們帶出本集這個跟盜賣器官有關的故事,然後可以完美地銜接到Hannibal的食材準備。話說回來,一覺起來少了器官這都市傳奇不只美國有,日本、中國等東方世界也不少,算是全世界通用梗?

 

AVC:你之前提過你有Hannibal可能是魔鬼本尊或平凡人的兩種理論。不過目前看來他似乎一切都挺心想事成的。你對這個有什麼設想,還是你之後對此另有安排?

BF:(笑)我們的設定是Hannibal反應極快,對任何情況都有因應之道。比方說,當他謀殺Sutcliffe時,他其實是打算栽贓Will,不過當Georgia Madchen出現,他順勢改變了計畫。當Will開始發覺有個知悉一切且近在身邊的幕後黑手在搞鬼,他也順水推舟。如果Hannibal一開始就寫好了自己的劇本,那這一切就會感覺很牽強,不過其實他是隨著事件不斷的變化而隨機應變,順勢發揮他操縱的本事。

 

當然有時候我們也會自問「Hannibal怎麼作到的,他是巫師嗎?」我們會把這個放進第一季的故事裡,讓觀眾產生同樣的問題,然後在第二季的開頭我們再來解答。在我們寫第二季的時候會很有趣,我們會在深入故事的時候說,「噢,不如在這裡我們來回答一下觀眾的之前疑問吧,這樣不是很酷嗎?」管你有沒有解答,記得給我「漢尼拔用神奇棍子把耳朵塞到威爾喉嚨」的畫面啊腐勒!你答應過的!

未命名3 

搞到張大圖,趁機放一下,休真是太可愛  另外,休鬍子已經剃到演Will時的長度了,之前有看到他變回清爽小貓鼬樣的照片,不過Mads膚色還沒變回去,可能粉要多上幾層wwwww

 

, ,
創作者介紹

現代紅樓。夢

Misha-米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yu
  • 那個...烤魚是勞倫斯費朋的綽號嗎?
  • 是XD

    Misha-米夏 於 2013/08/14 12:16 回覆

  • Yan Chen
  • 我看著Fuller的褲子在想 到底是什麼人設計的,又是什麼人會買來穿 實在是太微妙了這件( ´_ゝ`)
  • 就是Fuller會買啊(默)

    Misha-米夏 於 2013/08/14 12:16 回覆

  • MT
  • 感謝翻譯,看完這個真的是對腐勒崇拜得五體投地啊!!!
    不過,
    我當時看到第五集時也是大傻眼,
    畢竟這部戲是建構在真實世界裡的,
    使出這種感覺溫家兄弟會處理的案子真的沒問題嗎?
    Bug也很難自圓其說,雖然畫面非常震撼...
    然後收視就慘跌了,真的不意外。
    (印象中IMDB上單集的評分也是這集最低?)

    不過也就是這集如此特別的調性確定了哪些人會棄劇
    而哪些人會忠心耿耿的看下去。
  • 是啊,Hannigram粉也日漸堅定(你夠!)

    Misha-米夏 於 2013/08/14 12:18 回覆

  • 悄悄話